事事如意博客网 »   電影心·情 - 童松興 | 茶餘飯後 - 木然 | 加中筆會 - 曾曉文,趙廉 |

原志作品目录选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8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原志,本名蔡远智,毕业于厦门大学。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发表过几个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以及一百多篇散文随笔,获得过包括<人民日报海外版><世界日报>等报刊举办的征文比赛奖,作品被收入多部散文集。现为《加拿大中国笔会》理事。

 

获奖作品:

 

捡报记 -刊登于世界日报(佳作奖) 2001

 

儿的雷锋情结 --人民日报海外版(三等奖) 1999

我在枫叶国最难忘的一段经历-披萨哈打工记  世界日报(冠军)1999和海峡(杂志) 2000

长篇小说:

《不一样的天空》群众出版社,2004

<陪女留学在天涯> 北美生活报(连载) 2007

短篇小说:

《公平》--世界日报 2004-12-12 

<生个加拿大>世界日报 200503293031

<独一无二>-世界日报20051112,13,14

散文:

千山红叶映诗心 --大中报 2001

我的左邻右舍 --大中报 2002

月饼的故事 --大中报/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2

玛丽和她的小羔羊 --世界周刊 2003

再逛唐人街-大中报 20050114

与女权主义活跃分子们在一起的日子-世界周刊2005

回不去的童年-世界日报副刊2005123

艾地的婚事-世界周刊2006

一个馒头引发的友谊-侨报200667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世界周刊2007-2-4

魂牵梦萦的海上花园            世界日报副刊  2007326

过把歌星瘾   侨报 2007725

梦回小溪     侨报 2007827

快乐的圣诞都是相似的-侨报20081221

 

爱情岛上见证爱          侨报 2009424

报告文学

华裔神枪手赵航瞄准未来 -世界周刊2006521

专题:围城内外

梦碎枫叶国 --环球华报 /移民世界(杂志) 2001

都是浪漫惹的祸 --大中报 2002

错把同情当爱情 --大中报 2002

激情不再燃烧的岁月 --大中报 2002

难忘初恋情人 --大中报 2002

谁说曾经沧海难为水 --大中报 2002

去留两难 --大中报 2003

情殇按摩院 --大中报 2003

比例失调 --大中报 2003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大中报 2003

 

影艺书评

 

旷世奇书<狼图腾>   -大中报     20050128

 

<中国式离婚>-大中报2005121

 

<天下无贼>,冯小刚玩功了得-大中报2005204    

 

<十面埋伏>,张艺谋江郎才尽-2005211    

 

<可可西里>,震憾过后的思索-大中报    20050218

 

瑕瑜互见-点评2005春节联欢晚会-大中报     20050111

           

感受“同一首歌的情怀和魅力-大中报 2005120

 

介绍<达芬奇密码>-大中报2005325

 

难忘艰苦岁月的文艺演出-大中报200616

 

拿什么向你致敬,中国电影?-大中报2006318

 

“撞车”为何撞倒“断背山”-大中报2006407

 

 

春日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7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今天傍晚在住宅区里散步,突然想起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这两句诗,这是李商隐大中年间在桂州(今桂林)作幕僚时写的,诗人春日在远离长安的天涯,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诗歌透露出的悲切与乡愁很吻合我当时的心情。

多伦多对我来说当然是天涯了,而它的冬天又特别漫长,觉得生命已完全被白雪与冰层覆盖,让自然变得难以亲近。好不容易熬过冬天,春天往往来得突然,走得也匆匆忙忙,有时还没来得及出去走走,枝头的花已经开始凋零,让人徒呼奈何!

这几天本来想去海德公园走走,但看报道那里人山人海,只怕去了也依旧是都市的喧哗,就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安静的小巷子里走走,似乎离春天更近一些。

我于都市生活多有不宜,来多伦多后更喜欢离群索居,闲暇时常爱一个人去郊外看看牧场和田园,或找一方清静的山水孤坐半日。一年四季里,我最喜欢春天,但多 伦多的春天却总给人一种寒意,缺乏在中国时的温馨,似乎连带有春天特色的花儿也不多。随着岁月的流逝,春天便渐渐有一种退色的感觉。

小时候在中国北方,家对面 的林园里种满了桃树、杏树、梨树、枣树,地上长着茸茸的绿草,一年四季风物的变化给我带来不同的快乐,这曾是我的百草园!每到春天,各种各样的花次第 开放。靠近崖边有棵梨树,斜斜地长出去横在半空中,早上放学后我总喜欢坐在树杈上嗅着梨花幽幽的清香,看着远处的山岚,听着蜜蜂在头顶的花中嘤嗡。再远处 是外婆的家,那是一个山环水绕的美丽小城,青青的石板街道,鹅卵石砌起来的五彩斑斓的院落,尽管离我家不远,却常常给我一种又陌生又新鲜的感觉 !春天飘雨的日子,百草园里高高低低的桃花、杏花枝丫横斜,树间、树梢缭绕着一层薄雾,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成年后我很喜欢元人萨都剌杏花、春 雨、江南这句诗,想来可能与童年的记忆有关。

以后我到外面去上中学,一周只能回来两次,学校管得很严,春天已经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外边玩了,总感到生活沉闷压抑了很多,一次回家,在百草园里停留良久,看着落红遍地,心中突然增添了许多的伤感和无可奈何!

长大后在四川读书工作,记忆最深的就是四川的油菜花。春节过后,当北方还是冰天雪地的时候,车过秦岭,进入广元,碧绿的山下,已经是一片金黄的世界,点缀在其中的还有忙碌的农夫、水牛和低飞的白鹭。

在四川,我住在离歌乐山不远的地方,每年春天总爱去山上赏花。雨后的桃花常在一夜之间从黑压压的松林里一片一片地冒了出来,使冷峻的歌乐山突然变 得热烈而繁华。沿着林间小路拾阶而上,山风徐来,泉水淙淙,偶尔听到传出的琴声很容易联想到于右任老先生的那首《浣溪沙-小园》歌乐山头云半遮,老鹰崖 上日将斜,清琴远远起谁家?

来到多伦多后,北美平原的宽广辽阔已很难勾勒出我记忆中春天的模样。今天散步时,风吹过来还有点冷,隔着栅栏墙望过去,几个人家院落里的樱花已经 开始凋谢,古人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天看来,不仅是人不同,花,也不一定相似。不由得就想起了小时的百草园,想起过去的油菜花, 还有许多依稀的面孔。

前几年的暮春写过一首小诗:世事茫茫行路难,孰料老来出乡关。故人难寻明月里,情天恨海水一湾!岁月流逝,世事沧桑。常觉故人越来越远,春天也越来越冷清,李商隐当年人在天涯、夕阳西下,或许也有同样的感受。

考车记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4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移民加國有三難,找工難、找妻難、考車牌難。

 

        這三難雖經老移民的“控诉”在國內網站上广泛传播,但大家依然前赴後繼,明知加國難,偏向難中行。我移民後,並無難的感覺,因為對工作不挑不撿,隨行就市。剛來不久即找到了衣廠的一份工作,累則累矣,然而只動手不動腦,對我來說既是一種運動也是一種休息。找妻難則于我不存在此問題,家有糟糠之妻,雖平淡如水,卻也細水長流,波瀾不興。惟獨近日考車牌一事才讓我體會到了移民加國之艱難。

 

         在中國,我屬於散淡的文人墨客一類,有舊式文人風習,於機械一類,向有鄙薄之感。數年前,我弟弟買輛摩托車,硬逼著我學習,剛上路幾次,就被自行車沖倒,腿被壓傷,好多日不愈,其情可憐。所以於交通工具,自行車是我所能操作的最高級車輛。

 

           然而,不久前找了一份工作,需要輛汽車,躲來躲去最終還是臨到了考車牌這一關。要考车牌,先得學汽车理論課,老師在上面講得津津有味,我在下面聽得昏昏欲睡。勉強挨過四天的課程,便通過朋友找了一個師傅學車。師傅姓余,人黑而胖,初看給人和氣慈祥的感覺,一口帶广东口音的普通話說得不倫不類,但號令卻堅定晰清。第一次學車,在停車場左轉右轉之後就上了Steels路,雖然時速只有60公里,卻讓我有騰雲駕霧之感。當時並不覺得我在駕車,而是車在駕我,恐懼加上興奮,一個小時下來,全身已大汗淋漓,而且人一落地,仿佛突然不適應了陸地生活,自覺舉止飄忽,但卻難以自控,師傅問我哪里不舒服,我只推說昨日感冒有點兒頭暈。

 

        回家後,女兒聽說我會上路開車了,一下對我肅然起敬。於是我們趕緊討論買車的事,我主張買一輛尼桑,女兒忙問尼桑是哪國產的,我說是日本產,女兒於是變臉,說:"不行,日本侵略了中國,我們買日本車不等於幫日本嗎?"我說:"日本車性能好。"女兒說:"不行,真正的愛國就是要敢於捨棄好處,不然,根本就不叫愛國。你不是一直教育我要愛國嗎?怎麼這麼點好處都捨不得丟棄?"我只得說:"好,那你的意思是買哪個國家的?"女兒說:"中國的。"我說:"這兒沒有中國車,怎麼辦?"她說:"那就買美國的吧!"於是我們的意見達成了一致,至於美國車買什麼牌子的,討論來,討論去,最後定了福特。於是女兒談了她對未來有車後的憧憬:在車裏要給她放一個毯子、一個枕頭及一些好吃的東西,最好還有一條小狗。在一個風雪彌漫的下午,我開著車,她躺在車的後座上,吃著冰激淩,抱著小狗,還聽著歌曲……

 

         第二天,师傅又要接我去學車,女兒早早來到樓下,像歡送英雄一樣神情肅穆,等我開出幾步,流露出了一臉驚喜,仿佛我要駕著宇宙飛船進入太空一般。

 

          第二次學車,少了些恐懼,卻多了幾份得意。我和師傅駕車在一個小區裏來回練習,旁邊有幾個西人無聊,看著我們開車。當我臨近他們時,突然按了一下喇叭,搞得他們一驚,紛紛退後。師傅於是教訓我,不能隨便摁喇叭,免得別人生氣。我說:"洋鬼子在圓明園裏殺人放火,我按一下喇叭嚇嚇他們算什麼?"師傅明顯不悅,卻勉強地笑了笑,我則不時故伎重演一下。

 

         接下來,就是每天練車,師傅喜歡指點,卻缺乏系統理論。到底是怕我得了真經,還是他本人總結能力不強?總之,是讓人難以準確把握,我心裏漸漸生出一種厭倦之氣,常常走神。便抱怨學車怎麼這麼慢,人家很多人學十幾個小時就通過了。師傅看出了我的不滿,便找些話來說,以便消磨時間。有一天,在BIRCHMOUNTSHEPPED的小區裏,師傅突然問我,有幾個二奶?我一驚,說:"你問什麼?""你有幾個二奶?"師傅兩隻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那我問你有幾個?""有八個!"師傅一下來了精神,如數家珍,給我講起了他的幾個二奶,其中第一個來自福州,第二個來自杭州,第三個來自成都,第四個來自安徽,最小的一個來自四川宜賓。師傅描述自己在情場上簡直如同拿破侖在戰場上,但卻至今沒有滑鐵盧,他常常出五國、溝六女,身經百戰而金鋼不敗。當聽到我生活的單調蒼白,師傅則愈加驕傲,說:"你真是生不如死。"我剛要辯解,但想這樣反而讓他更覺得我沒有見識,於是便默不作聲,師傅則叼著煙,在車上得意洋洋,我卻一臉無奈,知道這無非是他拖時間的手段罷了。一不小心,車子撞上了路沿,師傅突然來一聲喝斥,很快,一個半小時到了,師傅手腳麻利地收過又一個34元錢,瀟灑地說一聲:"GOOD-BYE",我氣憤地罵一句"你他媽的收朋友的錢,又去找女人,真是重色輕友。"他則笑眯眯地回敬一句:"我重色不輕友。"

 

        日日如此,師傅坐在副駕駛位上總是講著他下南洋、去香港的豔遇,偶而聽他講一聲"三點調頭""右轉""左轉"。我說:"你別天天把我教壞了,車還教不成,花了這麼長時間,我怎麼還沒進步?"師傅便說:"車學得成,你也壞不了,而且壞了也不算壞。"最後又賣弄地加上一句:"這就是人生的最高哲學。 "

 

        有一天,師傅帶我上高速去密西沙加接一個學員,結果令我驚得回不過神的是,這個學員竟是我失去多年聯繫的朋友,大約十年不見,沒有想到她也移民加國。昔日才情姿肆的江南女子,而今又增添了幾份風姿綽約。問了幾句,知道她依然單身,在一間西人貿易公司工作,生活依然滋潤,情趣依然高雅,唯獨不經意間迷離的眼神,才透露出她並不完全滿足的心理世界。在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又依稀看到了十年前春天,湖邊煙柳深處那楚楚動人的浙江才女。

 

師傅則一臉怪笑,說他給我辦了一件好事。以後每日學車則必將我與這位朋友安排在一起,其結果確實給師傅多增添了幾個小時的收入。我既感歎師傅的精明,也驚異于人生緣份的奇妙。以後這位朋友給我留了電話,我雖然幾次想打,但想想還是算了。

 

        終於,我練車已經超過了三十個小時,再不安排我去考試已經有點說不過去了。師傅說為了一錘定音,便讓我一天練兩次,也不給我講笑話了。態度突然變得很嚴肅,說我要有心理準備,弄不好他要罵人。我心想:"去你媽的,花這麼長時間,給我才教到這種地步,我不罵你還好。"但轉眼一想,何必呢?早早考過,早早買車,女兒還等著我開車去阿岡昆公園呢!起码赶下雪前一定要开上车子。於是換上一副笑臉,客客氣氣地說:"師傅罵學生,天經地義。您罵我,還不是為我好?"師傅一聽,有點受寵若驚,但立即回過神來,變得沈穩而威嚴,黑乎乎的臉上表情十分嚴峻,随即威严地說了聲"打火",於是我有條不紊地打火、踩剎車、鬆手閘、挂檔、打轉向燈,一路從MIDLAND路向南開去。在ENGLINTON大道轉右,又右轉向一條小路上拐進去,再通過地鐵站附近的一座橋,反復練平行泊車、三點掉頭。動作基本熟練,但看盲點仍覺擺頭幅度不大,師傅讓我看盲点要回過身,但我覺得一回身,方向盤又把握不牢,於是只得拼命回頭看。又一次從橋下穿過,師傅命令"平行泊車",我趕忙打燈,猛擺頭看盲點,突然脖子一下巨痛,往回一轉,根本就轉不過來了,方向盤也突然亂擺,師傅趕緊踩住副剎,忙問:"怎麼回事?""脖子扭了。""給你揉揉?""不要越揉越嚴重了!"當時,我突然一陣害怕,車牌考不考不要緊,萬一殘廢了怎麼辦?怎麼養家!怎麼糊口!師傅想和我說話,我擺了擺手,閉著眼睛,躺在司機座位上,試著回了一下頭,結果連肩膀也痛,師傅說,是不是去他朋友的診所看一下,並補充說:"絕對不會敲你的竹杠。"我想,這不是不打自招嗎?無非抹點碘酒,吃點三七,弄不好一百多元就出去了,還不如等等再說。

 

         師傅見我不言,自覺尷尬,便說,你下去做做體操,試試看怎麼樣?我想也是,便下去站在路邊,做起了體操。第一節是伸展運動,等到舉手、踢腿做完,已痛得一身冷汗。再做轉身運動時,發現橋上、底下路邊許多人看我,有白人、有黑人,但更多的是黃種人,連過路的車子也減慢速度看我。大家表情顯得十分怪異,又有點困惑,像突然發現了天外來客般疑惑不解。我本來還想再做幾套體操,但一想,這不是出洋相嗎?於是一轉身上了車,師傅關心地問:"怎麼樣?"我說:"好了,走。"便發動車子,繼續前進,無奈脖子歪得厲害,師傅說:"要不休息一會?"我說:"不用。"心想不能讓你人和車都閑著掙錢。一路歪歪斜斜地開去,一個半鍾結束後才回家。奇怪的是,我回家泡了一杯茶,聽了一會音樂,再幹了點其他它的事,脖子卻不怎麼疼了。吃過午飯,已經沒有多少事了。

 

        考車定在十八日,地點在渥太華以外的一個小鎮,我抱著一箭定軍山的願望,給一個與汽車界有廣泛關係的朋友打了電話,請他為我找一個便宜點的二手車。晚上則十點鍾就上床休息,以便第二天四點起床。壓著自己早點入睡,然而越想睡,越睡不著,等到迷迷糊糊睡去,已經過了十二點,半夜醒來,一看才兩點半,又命令自己入睡。無奈自己的身體不聽話,我也拿自己沒辦法。所謂最大的困難就是戰勝自己,驗之當夜,方信是言不虛!

 

        四點鍾時起床,下得樓来,師傅已在門口駕車恭候。只覺夜涼天清,突然來了精神。我要求駕車,師傅說:"不行,回來再開。"師傅在附近又接了幾個學員,即上401,向渥太華方向開去。

 

         同車其他人,均又入睡。而我卻有一種極興奮的感覺,一路看看我們的車子把許多車甩在後面,又想象著我們要去的小鎮將是一個什麼樣子,考官到底好不好。還想到那些上上個世紀逃亡到加拿大的黑人,反正是亂七八糟想了一路。

快到渥太華,天已濛濛亮,師傅在一個車站停下,讓大家吃點東西,我吃的東西倒是帶了,就想應該喝點茶,提提神,到時應付考試。但看看又沒有茶,便要了一杯咖啡,在車上邊喝邊欣賞日出時的鄉村風光。

 

          到了考試的小鎮,大約八點鍾,我開始頭暈,走路有點輕飄飄的,反正很不舒服,問師傅,師傅說因為我平時不喝咖啡,可能是醉咖啡,我想可能吧!反正只覺得像喝了酒一樣,反應明顯遲鈍了許多。

 

       為熟悉考場,師傅帶著我們在小鎮的路上每人練了半個小時的车,當一個人練習時,其他的人也坐在車上觀摩。一個廣西來的老先生因为总忘记看盲点,被師傅罵得狗血淋頭。我說,你越罵問題越多。早晨考試,老先生第一個上,結果順利通過,師傅向我們得意地說:"是我把他罵醒的。"

 

        捱到我考試時,是下午一點,我已有筋疲力盡之感。考官是一位白人,胸部、胳膊上長著很長很黑的毛,卻又帶著金燦燦的手錶和項鏈。我突然想起了路遙小說《人生》中的馬栓,更覺得旁邊蹲著一頭黑熊,感到有點好笑,仿佛我在接受一头动物的測試,心裏也輕鬆了許多。一聽到"START",便踩動油門,向停車場外馳去。開出不到500米,就看見一隻死的貓頭鷹躺在路中間,一股不祥之感隨即出現。但一路順利,還聽到了幾聲"VERY GOOD"。回到停車場時,師傅和其他幾位學員已在路口恭候。我於是轉左、轉右,還來了幾個漂亮的"看盲點"。當然,幅度肯定不敢太大,速度也不敢太猛,以免重蹈覆轍。等車子停下來,看到"黑熊"不斷在紙上寫寫劃劃,心裏便有些發毛,不斷祈禱"GOD BLESS ME."但最後還是聽到"TEST AGAIN."我心想,完了,然而還是很有風度地說了句:"THANKS A LOT."唱了句"戰士打靶把營歸",再就唱不下去了,走到一邊去抽煙。師傅和考官谈了一会過來說,原來是我闖了停牌。

 

        返回時,已覺得沒有什麼了。由我駕車,帶著滿車的先生小姐,以百里速度向多倫多奔來。路上讲定,再交三百块钱给师傅,师傅包我拿到车牌。回到家,女兒問怎麼樣,我說下次再去,她便沒說什麼,繼續上網去了。太太還要幫我分析,我說我的問題已經很清楚了,大家便討論電視劇了。

 

十天後,我将三百元钱一次交清,師傅又帶我和其他几个学 员去一個叫克來頓的小鎮考試,路上的經歷和上次大體相當,只是沒敢再喝咖啡。克來頓鎮路況比前次的小鎮複雜一些,有好幾處紅綠燈,叉路也比較多,我跟師傅开车熟悉路況時就有些擔心,況且直路特別短,等不到加起速,又要轉彎,50裏的速度很難保持

 

        在街上練完車,剛回停車場,在一邊抽煙,一個白人女考官從我旁邊走過,向我熱情地"HI"了一聲。其女子雖然粗糙無比,但我此時卻覺得她光彩照人,心想如此熱情的人如果給我當考官,一定比較寬容。但又一想,她剛才看到我抽煙,會不會對我有看法呢?於是又很後悔,考試真不該帶煙來!就這樣在不安中等待著,这时和我同車来的一位女士考車失敗,她說已經是第四次來這裏了,一下子坐在地上,眼淚奪眶而出。我也不禁生出兔死狐悲的戚涼感來。於是上前寬慰了她幾句,她只是不斷地重復:"我對不起老公,對不起老公。"我覺得奇怪,便問了一句:"有什麼對不起老公的?"她說:"他讓我不要急著考,結果我要來,結果還是考不過,結果還得再來。"隨即泣不成聲。

 

        等另外一個學員回來,知道他順利通過,我也立即增添了信心,便清了清嗓子,早早坐進駕駛室,以便考官到来时清脆地喊一聲:"GOOD MORNING",將開始的動作做得麻利些,先給考官留個好印象。等待考官的心情,就像在國內時等待組織部的幹部,總想著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該講怎樣的話,才能既不出原則,又能投其所好,當然最好來一個和自己有點關係的。在克來頓這個地方,我自然沒有關係戶,最親近的"組織幹部"莫過於剛才抽煙時和我說"HI"的那位女考官了。我此時是多麼地盼望她坐在我身旁,最後對我甜甜地笑一下:"CONGRATULATIONS"。我等待著她,就像蘆葦蕩中的新四軍伤病员等著阿慶嫂一樣的熱切……

 

        正想著,突然一個大鬍子的考官出現在我面前,他面無表情,我一下子覺得自己臉部的肌肉都僵硬了,但很快就覺得不對,應該無條件地接受組織的考察,便喊了一聲"GOOD AFTERNOON",喊完才覺得錯了,當時正是早上十點,便補充說:"SORRYMY ENGLISH IS VERY POOR"考官善意地笑了一下,我才感到輕鬆了一些。走出考場,突然覺得倒車鏡沒有調好,便借著"紅燈"前停車的機會,調了一下。但很快見"大鬍子"在紙上劃了一下,綠燈一亮,又繼續前進。嚴格執行著"紅燈停、綠燈行、黃燈跟前看著行"的原則。每逢轉彎便是"打燈""看鏡""觀盲點",但卻見"大鬍子"不停地寫寫劃劃,越寫我心裏越發慌,回到停車場,他說了一句"MANY ERRORS."單子交給師傅,師傅臉已拉長,我知道大勢不妙,便悄悄走到一邊去了。

 

       接着,我又準備第三次考試。技術雖日益進步,信心卻每況愈下,师傅也越来越不耐烦。

 

        由于包考的钱全部交给了师傅,他的终极目标一达到,也就不在乎手段了,只是偶尔在周末的清早或晚上没人学车的时候带我出去练车, 每练一次,等于将我给他的钱又退回一部分,每退一次钱,师傅的脸色便显得更黑一些,每次练车,师傅的脸上显出的是厌恶、嫌弃、焦躁等混合情绪,车里的空气也变得凝重而且尴尬,我想缓和一下气氛,便问师傅最近有什么新的涉外爱情,不料他竟然厉声喝道:“练车!”我知道,一方面,师傅不愿浪费他的时间,另一方面,钱一次性交在他的手里,也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主动权,实践又一次证明,经济活动绝不能以非经济手段处理。事已至此,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为了多练几次,尽快考过,一天晚上去练车时,给师傅买了一包烟,果然,车里的气氛慢慢解冻了,师傅也主动提起,他最近又和大二奶有一次来往,又结识了一个泰国小姐------如此云云。

 

        练完车后师傅送我回家,在楼下碰到了我的两个朋友,小孟和小周,师傅劳累了一天,一见年轻女人,脸上立即春暖花开,我不失时机地向两位小姐介绍,师傅在大陆是一个大老板,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女朋友,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这些对其他人来说类似嘲笑的话语,在师傅却显得十分受用,他一下觉得在女人面前特别有面子,眼睛里显现出希望我说下去的期待,我又恭维道,师傅的车也教得特别好,小孟一听,似乎带些嘲弄的口气对我说:“学车这么长时间了,还没通过,要抓紧哦,我正想找个人学车。”说完嫣然一笑。小周也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说她正在跟一个师傅学车,但老不进步,现在很想换个技术好的师傅,我转向师傅说:“余师傅,我通不过,可是不敢介绍两位小姐跟你学车了。”其实,小孟和小周早就自己开车了,她们知道师傅一次拿了我的钱后,一直拖着不给我练车和考试的机会,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是让师傅早点带我去考。

 

         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正在沙发上看报纸,师傅突然来电话说,明天早上四点钟去克来顿考试,并补充说,他推迟了另一个学员的考期。这意味着它将失掉一百二十元钱,因为每次带一个人去考试,将会有一百二十元的收入,而眼下又是考试的旺季,师傅每天十多个小时上班,学员很多,每周一次的去小镇考试,不愁带不满一车学员,突然要带我去,看来是小孟和小周的话起作用了。

 

         第二天到克来顿的时候,已完全没有了前次的好奇,初冬的风尖利地刮着,我对于通过不再抱有多少强烈的愿望,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正是我考车经历和精神的写照。我是第三次考试,反而觉得离通过越来越远,甚至有种应付自己的感觉。

 

       上午十一时,轮到我考试,来的考官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瘦高个,留着小胡子,因为根据一篇文章讲,瘦考官更难通过,我于是更加灰心,心想,今天来不过就交四十元的考试费,师傅这边的费用反正已经承包,看来赶下雪前是无法买车了,不买车也好,既省钱,又省心,骑自行车还锻炼身体。

 

        瘦考官坐上车以后,由于我已抱定了牺牲的决心,也就自然增加了几分轻松和自如,随着他的号令潇潇洒洒地走了一圈,至于哪些地方对、哪些地方错,当时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回到停车场,师傅马上凑了过来,考官还在纸上写写画画,我知道没有希望,就走一边晒太阳去了,结果刚转向南墙边,师傅就喊我了,只听他连声说:“通过了!”“通过了!”兴奋得已经没有了眼睛,黑而圆的脑袋上只看见两排白生生的牙齿,我一听,大声“啊!”了一声,这一声失态的叫喊连我都有些吃惊,旁边的几个西人开始一惊,接着可能也明白我过了这道鬼门关,便纷纷报以友好的微笑,师傅走上前来,少有地主动掏出一支烟递过来,我说: “这下包袱甩掉了,不然,你这次可是要承包亏了!”师傅马上豪情万丈地说道:“哪里话,朋友之间还讲这些?把昨天那两个小姐介绍过来,保证她们一次通过。”我说人家已经开了几年车了,很快师傅一脸的的笑容换成了对我的白眼------

 

       车就这么在颤颤兢兢、磕磕绊绊、马马虎虎中通过了。现在女儿早已不习惯了没有车的生活,动不动就要专车接送,上学放学时常常将座椅斜斜地放下,边听音乐,边吃东西,我们这辆红色的MERCURY(FORD系列)走在车流滚滚的多伦多大街上一点也不起眼,但谁却知道我开上它的艰难和不易。

 

(2004.11)

 

 

咏春诗一组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3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江南三首

 

春风昨夜入江南,水丰山润日添暖。

越女虽斟腊日酒,素手先遣新笋还。

 

绿水盈盈桃花红,细雨如丝暖风轻。

踏青应嫌归来早,月上柳梢夜更清。

 

竹林青青菜花黄,隔篱茅舍莓菜香,

燕语莺声止不住,邻女回乡探耶娘。

 

 

多城二首

 

朔方日懒春回迟,四月无处觅新枝,

寒鸭仍从冰上走,骚人还咏雪花诗。

 

北风不惮春日暖,栖迟湖畔五月寒。

昨日才飘杏花雨,今朝又现飞雪天。

 

 

 渭北二首

 

风沙茫茫路漫漫,梦魂不入函谷关。

计时应在春初渡,新柳恰染河对岸。

 

黄牛徐走翻旧土,燕子轻舞啄新泥。

惬意最数西家女,独骑南墙吹柳笛。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2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消逝在小巷的夕阳里

小楼上的青瓦

常常泛着雨后的白光

细柳静静地垂着

傍晚是一片迷茫

 

遮天蔽日的梧桐树下

你如同清风一般飘过

太阳的碎影摇晃着

你的黑发上缀满了点点的星光

------

这不是迷离的梦境   

这是沉淀在梦里的新娘

 

你的笑靨

曾在一个冬天里绽放

仿佛绿色的蝴蝶

轻舞在茫茫的雪原上

 

山绿了,叶子又变黄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你的影子里是烟云弥漫的巫山

和早春二月的江南

——几点新竹

    一湾寒江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在红楼

在小巷

在梦里

在看不见你的地方

-------

(一篇多年前的旧作,贴上来思思华年)

 

 

烟村三首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1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多伦多北百余里,有朋友居焉,六月中余应邀前往一游,见村中古木参天,落英缤纷,时有犬吠鸡鸣之声,路人相遇,亦蔼然有礼,疑入桃花渊中,归来感赋。

 

            (一)

 

曾疑多城是天涯,天涯更北有人家。

白楼翘首青山外,犬吠篱笆笑语哗。

 

            (二)

 

松间风来凉自发,烟村有景堪入画。

榆柳夹水堂前过,小径无尘堆落花。

 

            (三)

 

芳草如海松似塔,新月一弯挂山崖。

路人揖手语含笑,忽惊今夜到中华。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1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鸟儿都躲进巢里睡了

天上是一片雨光

多伦多的夜象一堆细碎的梦

在雾中、冷雨中漫延------

 

时间早就成了无尽的黑洞

车子已失去了方向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照在迷路者彷徨的脸上

 

也许这束光被横斜的树枝折断

也许这束光正悄悄藏在窗帘的后面

这光可有荔枝的芬芳

或许带着茉莉的清香

 

夜晚砌成一堆透明空寂的玻璃

脚印已模糊得没有了痕迹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这束光从记忆的深处开始,

已浸染成孤山早春的墨竹和烟雨

这光又分明是岭南寒江中淡淡的清风

沉淀着西湖深处一弯幽冷的新月

 

这束光曾从四月的槐花丛中穿过

清泉一般流淌在密密的铁丝栅栏边

这光走过夏天、秋天

在冰冷的多伦多

仿佛一轮七月的向日葵

透过岁月的年轮

不经意地洒落在

一个唐人街的夜晚

 

巴渝赋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4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清浊既开,有民曰巴,逐渝水而居,地多修蛇;依重陵为食,以虎作符。其性也骄,其风也悍。秦穆和亲,始通大周之文典,五丁开山,乃沐中原之王风。

 

秦汉以降,爰及隋唐,有诸葛治国之懿范,有李杜文章之辉煌(注)。

 

哀宋季之岁恶兮,北兵犯境,有城曰钓鱼兮,固若金汤。戮强敌之大酋兮,声振欧亚;延宋祚逾三秩兮,忠义感肠!

鞑虏驭汉国兮,有革命军之呼喊;西夷叩我关兮,有巴勇之赴难。

 

抗战军兴,国府西来,育宇内之精英,输逐倭之忠良。虽八载烽火而不改其翠,历万劫之灾而难掩其苍。筑神州共赖之壁垒,树亚太和平之灯塔。

 

旋至解放,其名煌煌,工业精进,国之栋梁;五谷盈仓,哺及远方。 濡染四方,有红岩之碧血;心照汗青,必丹娘之英灵。

 

九七直辖,叹东风之浩荡;西部开发,喜甘露之再降。孔雀西行兮,渝水生辉,凤凰来仪兮,巴山重光。大德邻天兮,海清河晏;民富国强兮,序定善区。清风翦翦,处炎方如归春城,云鬓拂拂,游两江疑走瑶池;仙乐飘飘,笙歌绕于云霓之间,五味漫漫,八珍罗于庶民之庐。四维通而八极来,三柱立而六合应;昔外夷加我以刀兵兮,今礼谨而貌恭。巴人行于四海兮,渝产输于五洲,全球之大同兮,巴渝得世风之先。

 

巴山苍苍,渝水泱泱。土沃藏丰,天健人强。嗟乎巴渝,以尔厚德,成山川之瑰丽,载万物之灵长,北客何幸,寓渝纪余。成此谬篇,聊云心志尔!

 

 

注:三国时重庆属蜀国,在诸葛亮治下;李白为四川人,多咏巴渝篇章,杜甫流寓四川多年,许多名篇即作于巴渝。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8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屋子越来越大
围墙却越筑越高
没有日光、月光、星光
只有灯光
下面是一条黑暗的影子

偶尔走进世界
却看不见来者的面孔
个个都满身金光
并时不时晃着一根涂满黄色的木棒

人长着带齿的贝壳
如石头般僵硬
如果并肩走过
便听见刺耳的摩擦声

男人带着铁制的手套
女人手上裹着干硬的油脂
摸不见骨头和皮肉 Rolling Eyes
抓住的往往一堆装饰和冰冷

索性脱掉衣服,裸体前行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
走近狼群
抓住它们,去感受、去聆听
在雪原、在山洞、在沙漠
去体验生命的温柔与冲动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8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燥热的夏便成了一片清凉的秋
走出蒸笼般的屋子
在树下静静地听着蝉鸣

秋从树顶落下
打湿了夏的残梦
把压得很低的云层拨开
抚摸一弯温润的新月

鹤,立在水边
人,站在桥上
夜风自顾自地走着
树叶开始悄悄地变红
脚踪留在湿漉漉的草上
心,消逝在远山的林中

 

无题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7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总爱在雨中幻想
常常在梦中寻访


总是带给人迷茫

总是让人彷徨

因为时间
——
梦不再完整
因为地点
——
雨不再馨香

 

关中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5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题记:关中,一个古老的中国梦

 

一把黄土反复地改变造型
终于垒成了一个个的村庄和城市
骨和肉的组合与毁灭
谱写了一部轰轰烈烈的历史

地下埋藏着阴谋、壮烈和辉煌
水面上漂浮着愿望和梦想
挣扎的是沉默的土地
不变的是古老的天空

厚重和朴实奠定了安乐
自信和傲慢筑就了荣耀
帝王的宝座闪烁着金色的幻觉
脚下的瓦铛回荡着残破的黄钟大吕

无动于衷地听着阳关三叠
视而不见的是秦砖汉瓦
羊群在灞桥飞雪中点缀着离离芳草
耕牛悠然地踩踏在乐游原上

乌鸦聒噪着飞过夕阳里的城楼
黄尘古道上走来美国总统的车队
渭水边的歌声又唱起来了
火焰升腾在终南山的上空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3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远近是一片晴空
日月也带着另一种澄明
朝阳升起,没有激情澎湃
夕阳西下,悠然地享受着落日的宁静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山涧的溪水已失去了往日的野性
在青石板上走得懒散且轻松
山岚若有若无地飘着
风已经很凉、很清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远游的人走进了深秋
不必有採菊东篱下的傲慢
也没有人比黄花瘦的忧愁
燃一把秋后的枯草
再饮一口故乡的白酒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秋意已经很浓很浓
霜早就落下,雾已变得透明
山林也没有了茂密
擦身而过的是狐兔、麋鹿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再抓一把松软的泥土
再听听还未喑哑的水声
信步在遥远的山岭上
消失进漫山遍野的秋中

 

 

 

 

 

无题 -- 写在四川大地震的日子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1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当年的笑声和水牛也许埋进了地底
只留下夹竹桃在乱石堆中流泪
白鹭,你飞去了哪里
在这山崩地裂、生灵涂炭的时刻

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在瞬间失去颜色
生动的面孔,几秒钟已变成了记忆
------

四川,这些日子我为你暗暗啜泣
满眼是挥不去的茅屋、菜花和青青的竹篱
生命竟是这样的脆弱
河山竟是这样的易碎
莫非天府之国连天上也有人嫉恨
但遭难的为什么又是弱势的人群
也许罹难者飘然间去了天国
但留在地上的心将度过多少年的残缺与破碎

或许,多少年后的月夜我又将从巴山蜀水走过
夜,已恢复了宁静
山,也象从前那般翠绿
只是
不堪看新添的短松
不忍听那啼血的杜宇

 

故园 -- 万沐

Posted by ccue on 27 五月, 2010 22:3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CA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循着残梦走回
故园
又是麦苗吐穗的季节
促织欢快地叫着
菜花摇曳在晚风里

夕阳里的景色不再完全熟悉
柳树下少了反刍的黄牛
村边已看不见晚归的羊群
那棵曾经爬过多少次的老杏树
也不见了踪影

炊烟依然从村子里升起
池塘里仍泛着旧时的涟漪

暮霭中的田埂上
三三两两的男女走过
笑得生动的是陌生的面孔
不再生动的是一座座新的坟茔

 


 

 

Welcome to cpsc

加拿大中國筆會(Chinese Pen Society of Canada,簡稱CPSC)1995年成立於多倫多,目前有50多名會員,以旅加大陸作家和學者爲主要成員,吸收港臺和東南亞移民,在世界華文文壇展現出一道璀璨奪目的文學風景。

更多